一帶一路五周年!今天,大咖學者齊聚張掖弘揚絲路佛教文化精神

來源:中國宗教學術網      發布者:齊志國      時間:2018-09-17

佛像、大光圈、佛頭、夜晚-梁仁冬--(2).jpg

一帶一路五周年 大咖學者齊聚張掖弘揚絲路佛教文化精神


“一帶一路”提出五周年了,從理念建構走向實際行動收獲了豐碩的文化經濟成果,而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地方——張掖。


翻開中國的地圖,你可以看到泱泱大國的雄奇與秀美,而在遼闊悠遠的西部地區,蔓延千里的河西走廊連接著中原與西域,被譽為“塞上江南”的張掖就在這里。


2000多年前的漢朝張騫出使西域,走過這條美麗的峽谷,霍去病在這里大破匈奴建軍馬場,張掖在歷史上有著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這顆絲綢之路上的璀璨明珠,更有傳承了兩千多年的佛教文化,東晉高僧法顯、唐代玄奘大師都經由這里去往天竺,將佛教文化引入中國。


在河西走廊重鎮張掖流傳著哪些佛教歷史文化的故事?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這里又有哪些文化成果值得關注?


今天在張掖舉辦的這場首屆絲路·張掖河西走廊佛教文化論壇,為大家做深入解讀,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


一、沿著河西走廊  佛教走入中國


河西走廊地區包括今天的敦煌、酒泉、嘉峪關、張掖、金昌、武威等地,其中,張掖是河西走廊的咽喉,也是這里最為富庶的城市,人稱“金張掖”。


在張掖市山丹縣的嘹高山下,有一座始建于北魏、距今已1500多年的佛教古剎──山丹大佛寺。千年的風沙洗禮、數代的兵火戰亂,飽經滄桑的山丹大佛寺在興衰中見證著河西走廊的歷史發展。


如今,山丹大佛寺依然屹立在這片土地上,還完好地保存著世界上最大的室內泥塑坐佛。不得不說,河西走廊的佛教文化有著強盛的生命力。


那么,在今天“一帶一路”的背景下,人們來到河西走廊可以從哪些地方感受到這種生命力呢?


可以說,河西走廊佛教文化的基礎是往來絲綢之路上的高僧,他們建造的許多佛教道場則在千年的風霜磨礪中,成為世界矚目的珍貴文化遺產。


歷史上著名的佛教翻譯大家中,有許多是在河西走廊地區譯經弘法。如人稱“敦煌菩薩”竺法護、中國佛教三大譯經家之一的鳩摩羅什、“北涼天竺三藏 ”曇無讖等都與這里結下甚深法緣。


而西行求法的如法顯、智嚴、僧紹、寶云等僧人更是在當時形成了一股對外文化交流高潮。高僧法顯更是在到了張掖后與僧人一起“坐夏”。唐代玄奘大師去往西域同樣經過了河西走廊。


如今這里更為現代人所知的恐怕非石窟寺莫屬。敦煌莫高窟早已是聞名世界的佛教文化遺產,而這里還有更早期的炳靈寺石窟、天梯山石窟、馬蹄寺石窟等。


其中,位于張掖的馬蹄寺石窟群創建于東晉十六國時期,因第九窟內的馬蹄印而得名,是河西走廊規模較大、年代較早、延續時間較長的重要石窟。


絲路高僧在這里翻譯、注疏佛教經典,建寺安僧、弘法利生,開鑿石窟、鑄造佛塔,為后人留下了無盡的文化藝術寶貴財富。


作為絲綢之路佛教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河西走廊佛教文化融匯了中外高僧的智慧和璀璨的佛教藝術,在中國佛教文化史中具有重要地位,更是多民族多文化交融的典范,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也可以發揮獨特的價值。


二、河西走廊佛教文化論壇


今天舉辦的這場以“河西走廊佛教文化”為主題的論壇,正是要總結張掖乃至河西走廊佛教文化對中國佛教文明發展史產生的影響,以促進不同民族和國家之間的文明交流與互鑒,促進中國與絲綢之路等國的文化交流發展。


因而,論壇匯聚了100余名國內外專家學者、新聞媒體人士參加,共同探討絲綢之路與河西走廊文化、佛教與古代張掖多民族文化的交流與融合。


本次論壇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國宗教學會、清華大學佛學文化研究中心和甘肅省張掖市山丹縣人民政府共同舉辦。


論壇開幕式由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桑吉扎西主持。甘肅省政協常委、科教文體委員會主任管鈺年,山丹縣委書記劉曉云,縣委副書記、縣長陸思東和甘肅省政協、省宗教局,張掖市旅發委、市民族宗教委及山丹縣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開幕式。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所長鄭筱筠在致辭中說到,解讀絲綢之路、重走河西走廊,挖掘張掖乃至河西走廊佛教文化底蘊及當代價值,對于推進我國“一帶一路”倡議,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加強“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文化交流與合作具有重要意義。


清華大學佛學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董士偉表示,張掖是古代中外文化交流與佛教傳播的重要節點,研討絲路之上的佛學傳播和特質,既是表達了對歷史的尊重,也有助于佛學研究的深入開展。


張掖市副市長王海峰在開幕致辭中也強調,張掖是歷史文化名城,也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黃金段重要節點城市和新亞歐大陸橋戰略要地,希望本次論壇能夠推動河西佛教文化的縱深發展。


隨后,五位嘉賓學者上臺作主旨演講,他們分別就河西走廊佛教文化研究的現實意義、“一帶一路”背景下的絲綢之路佛教文化建設、河西學的建構和發展等多方面的議題進行分享。


三、八大議題研討河西佛教文化


張掖作為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和佛教文化傳播重地的歷史地位毋庸置疑,因而本次論壇分設八大議題,集中研討交流河西走廊佛教文化。


1、絲綢之路與河西走廊文化


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陳永革發表論題《從“河西佛教”的三大關鍵詞看佛教中國化的初期展開》,重點分析了河西佛教石窟群、河西沙門、河西佛教的中國化。


陜西省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景天星發表論題《絲綢之路視閾下的河西佛教文化》,對絲綢之路上的河西佛教文化做了概念性的界定。


2、佛教與古代張掖多民族文化的交流與融合


東南大學人文學院董群教授論文主題為《河西讖譯<涅槃經>與建康涅槃學的轉變》,重點論述了河西佛教對漢傳佛教的影響。


3.張掖古代佛教寺院與高僧研究


南京師范大學敦煌學研究中心副主任謝成水論題為《張掖大佛寺釋迦涅槃造像藝術》。


西北大學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李海波講述《試論安息僧人安世高對中國佛教禪學的貢獻》。


4.河西走廊石窟寺造像壁畫藝術與新疆及中原石窟寺的關系  


重慶三峽學院文學院教授楊雄分享了《盛唐佛教造像的境界——以敦煌為例》,運用美學的方法研究佛教造像。


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所歷史文化學院副院長劉永明論題為《略論敦煌道教研究的意義》。


5.“河西學”研究的提出及未來發展


6.主題:古代詩歌意象中的河西走廊


7.主題:張掖佛教文化遺產如何服務于“一帶一路”文化建設


8.主題:絲綢之路與佛教文化


最后,桑吉扎西主持論壇閉幕式。在閉幕式上,鄭筱筠教授致辭表示本次論壇的討論有深度、廣度、熱度,不僅討論主題集中、觀點明確、論述深刻,而且學者們的研究角度都很豐富,既有微觀的個案分析又有宏觀的整體性研究,對推動絲綢之路沿線文化交流發展有很大價值。


董士偉教授在閉幕辭中談到,他認為本次論壇涉及的問題很廣泛,新見迭出,還具有國際化視野,如非洲佛教的討論;一些議題開拓了佛教研究的新局面,如水利、金屬冶煉與佛教的關系等。此外,河西學這一新學科的提出也有重大歷史意義。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已經五年了,在這個時候探討古代絲綢之路上河西走廊的佛教文化,無疑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和時代價值。但望這顆絲路明珠可以在新時代煥發新的光彩。



(責任編輯:李蘊雨)


安徽快三走势图快三基本一定牛